今早的我,一起床,就覺得眼前一片模糊之後,看東西就看不太清楚。

只知道自己很不適~很想昏倒的感覺。

而我在當下,打電話跟熊大人說我的情況,麻煩他來帶我去看醫生。

今天的我,又在醫院度過了半天的時間。

今天打了兩瓶針,一瓶是“消炎”(腎發炎)、一瓶則是“營養劑”。

醫生說,我的血壓太低了,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情況。

今天的血壓是90、60是完全的低血壓況態~

醫生是見意我多吃補血的東西,他也推薦我,吃鐵劑或是血紅素。

在我打針針時,熊熊一直在門外等我~真是辛苦熊熊了~

可是打完針回到家後的我,卻開始發燒了~

而我卻只喝外面賣的那種“檸檬茶”-->普拿疼那種。

喝完後,我就一直昏睡~~~從原本的39度降到了38度,可是我的體溫還是一直停在38度。

一直到了我從熊窩回到住處後,還是一樣38度。

而大姐看我的情況有點不對,就去幫我買退燒葯,可是當他出門時,我卻打電話回醫院,而醫生告訴我,不能亂吃葯。

不久後,大姐就拿著葯叫我吃,還說他的退燒葯跟醫生跟我的內容物差不多,所以我就先吃了大姐的葯。

其實我一直有用msn跟熊大人說我的情況,可是熊大人就一直問我,我無法回答的問題。

EX:大姐買回來的葯是去哪買?有什麼根據証明他的葯沒問題.....

我不知為什麼熊熊會那麼火大,可能是因為“急”吧。

當我吃完葯睡醒後,才發現,熊熊和大姐趁我睡睡時,偷偷講悄悄話。

感覺大姐好像被熊大人罵過似的。

原本不讓我吃醫生開的葯的大姐,卻在和熊大人講完悄悄話後卻突然叫我吃醫生開的葯~

不過,吃完大姐的退燒葯後,我的燒是真的慢慢的退了。

不知是不是吃了大姐的葯後,我又開始覺得有點小痛(腎)。

因為熊大人明天還要參加“工研院”的會議,且還得跑到“六甲”去,所以我就不太敢告訴熊大人了。

其實,我覺得啦!因為我和熊大人目前的距離有點遠,所以,當我告訴熊大人我不適時,他也沒辦法24小時待命壓。

熊熊也需要休息不是嗎?

Dear Bear:我知道每當我身體不適時,你比誰都急,可是我也希望當我身邊有人可以照顧我時,你也可以休息。

雖然我也希望當我身體不適時,也希望你能陪我,可是當我也希望你能休息~

現在的我,能喝的飲料可能也只能是“蔓越莓”。且我也要慢慢的讓自己補血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gela05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